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切割厚度0.5mm-20mm、不锈钢切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登顶珠峰第四棒火炬手:珠峰辉煌10米备战1年半
发布时间:2022-07-22        浏览次数:        

  黄春贵个头不高,用撒贝宁调侃他的话说——还有点“玲珑”,不过我们还是把他评为“最高火炬手”,显然,这是因为他站到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上传递火炬,除了他在登山队的四位队友,还有哪位火炬手能比他更高?

  还记得5月8日,北京奥运圣火登顶珠峰那一刻,国人为之振奋,世界为之瞩目,而第四棒火炬手正是黄春贵。昨天,黄春贵来到南京,向快报记者敞开心扉,他第一次谈道,其实在登顶珠峰路途中,他也曾感到害怕、恐惧。

  “你在登顶珠峰途中,最深的感受是什么?”相信,这是所有人急着想问登顶珠峰火炬手的一个问题。黄春贵的回答是——“恐惧”。简直不可想象,我们的英雄怎么能恐惧?!但,这是他的原话。

  “在一路登顶途中,经常能看到尸体,他们都是些以前的登山运动员,主要以商业团队为多。因为在峰顶,大家体能都达到极限了,所以不会再花费力气把尸体背下来。看到尸体,你就能知道珠峰的环境有多么恶劣。”至今回想起来,黄春贵有点后怕,“我们必须走,就算累了也只能稍停一会喝口水,千万不能坐下来休息,因为你一耷拉下眼皮,说不定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从5月8日凌晨2点半开始突击登顶,到上午9点左右登顶成功,再到晚上10点半抵达大本营,20个小时圣火珠峰传递登山队的队员们一直在走,不敢停歇。

  而对于黄春贵来说,尤为惊险,之前训练中他所达到的最高高度是7790米,再往上的路程是陌生的,有个路段一边是悬崖,可供人通过的所谓路不到一米宽,黄春贵必须向着自己人生的第一高度进发。

  成为登顶珠峰火炬手的荣誉感激励着黄春贵,想到自己肩上的任务,想到祖国和人民的重托,他坚持了下来,登上了珠峰。

  说是登上了珠峰,事实上,黄春贵只举着火炬传递了仅仅10米的路程。这10米,是珠峰火炬传递路途的五分之一,也成为黄春贵人生最辉煌的一段经历。而为了这10米,黄春贵备战了一年半。

  22岁的黄春贵是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水电系大四的学生,在上大学前,他对登山一无所知,直到2004年9月上了大学后才加入该校登山协会。一开始,他还不敢让家里知道这事,因为“村里几十年才出一个大学生,他们会以为我不务正业的”。第二年,黄春贵成功登顶了海拔5454米的四姑娘山二峰,这是他第一次登山经历,之后他才敢告诉父母二老。

  2006年11月开始,黄春贵跟随中国登山队在北京怀柔集训,训练基地里有模拟珠峰的实景,总教练对队员的要求是“就算你闭着眼睛,也知道怎么登上去”。每周有两晚,全队拉出去进行两万米的长距离拉练,仰卧起坐、俯卧撑更是毛毛雨,还时不时地进行野外拉练。

  “要知道,在8000米以上的高空,每前进一步都需要花费很大力气。要是没有那一年半简直是残酷的体能储备训练,可能也就没有之后登顶珠峰的顺利。”黄春贵说。上山前体重有140斤的他,下山后足足减了20斤,直到昨天记者见到他时仍显得很消瘦,“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补回来。”平时一顿要吃五六碗饭的他笑着说。

  家在云南腾冲的黄春贵有着云贵高原人特有的黑黝黝的皮肤,他生性腼腆,话语不多,一笑起来很真诚。也正因此,在他登顶珠峰、在电视上露脸之后,很多人都觉得他很像《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这应该是夸他吧,而小伙子倒不谦虚,昨天对我说:“我也觉得自己挺像许三多的。”

  黄春贵的分析是这样的:“我跟许三多都来自农村,带着乡土气息,在性格上几乎没有差别。而且,许三多靠着自己多年的拼搏取得了后来的成绩,我觉得自己能登顶珠峰,靠的也是拼搏。”

  这段话,也可以看作是他对自己前四年登山生涯的一个总结。从因为“想看雪而喜欢上登山”,到如今“我的感情已融入其中,我离不开它”,黄春贵已把自己和众多山峰联系在一起。“山是神圣的,是要我们去敬畏的,我们只是去亲近它,而不是去征服它,”黄春贵这么纠正我的说法。

  对于英雄的说法,黄春贵感到很“别扭”,他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只不过机遇比较好,也确实自己努力了,就得到了这么一次机会。”

  如今已大四的黄春贵即将毕业了,虽然他专业学的是水利水电,不过他找到的是一份与户外运动关联的工作。“将来我会带队培训,当当教练,以后一段时间我不会把具体哪座山峰作为目标,主要还是丰富自己的人生吧。”他这么规划自己的未来。

  就在中国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后没几天,四川汶川就发生了强烈地震,登山队队员们也沉浸于一片悲痛之中。他们总想着为灾区人民做点什么。

  在昨天联想火炬手见面会的现场,主持人撒贝宁几次拨打爱德基金会社工志愿队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让人担心。直到第四次,电话那一头才传来疲惫的声音。撒贝宁与志愿者心理医生几番对话,话语平常,但如此氛围下,现场无不动容。

  黄春贵代表中国登山队向爱德基金会社工志愿队捐献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说:“这台电脑曾跟随我上过珠峰,算是承载着我们珠峰火炬手的祝福吧,我以此献给社工志愿队,通过他们再献给灾区人民,希望能传达坚韧不拔的‘珠峰精神’。”

  由于登顶珠峰的十支火炬制造工艺特殊,数量稀少珍贵,黄春贵不能保留,不过他得到一支普通的火炬,可他把它献给了母校中国农业大学的陈列室。就连他登顶珠峰的衣服、装备,也都被人收藏,而作为补偿,他得到了一张奥运会开幕式门票——也仅仅是别人口头上的承诺。即便如此,黄春贵也把这张门票捐了出去,希望能得到点收入捐献给四川灾区。

  “我们一定要挺起中国人的脊梁!”其貌不扬的黄春贵说出一句铿锵的话语。也希望,四川灾区的人民,我们所有人,都能听到这位珠峰火炬手的呼喊。